• 联系我们
  • 地址:湖北武汉三环科技园
  • 电话:159116031100
  • 传真:027-68834628
  • 邮箱:mmheng@foxmail.com
  • 当前所在位置:首页 - 德法日系
  • 普鲁士迅速崛起
  •   一代军事奇才拿破仑虽兵败身陨,但他在任时期创下的辉煌战绩仍让法国受益匪浅。公元19世纪中期,法国依然是名副其实的欧洲五大列强之一,其综合国力仅在如日中天的帝国之下,重获拿破仑时期的欧陆霸权地位是当时每个法国人的梦想。拿破仑三世在任时期,法国又呈现出了支配欧洲的姿态,但恰在此时,军事强国普鲁士王国却强势崛起,这让它深感不安,一场即将到来。

      自公元1815年拿破仑战争结束后,德意志邦联的民族主义便开始逐渐兴起,德意志人无比渴望统一,这导致各邦贵族之间爆发了激烈的竞争。普鲁士和奥地利是其中最强大的两个邦国,谁能打败对方,谁就能在争霸战争中获得主动权。公元1862年,一个划时代的人物——俾斯麦——登上了普鲁士王国的历史舞台,成为首相的他积极投身于统一大业之中。他战争统一德意志的想法得到了国王威廉一世的支持,随后便找借口奥地利于1866年了普奥战争。这本来是一场力量均衡的较量,但谁也没想到,在俾斯麦与大将毛奇的精心筹划下,仅仅历时两个月这场战争就以普鲁士的大胜而终结,这极大地震撼了欧洲列强。至此,奥地利已经无力与普鲁士对抗,普鲁士的崛起已经势不可挡,可是这恰恰影响到了法国的称霸伟业。

      彼时的法国正处于拿破仑三世的之下,尽管内部仍有不和谐的声音,但全部被拿破仑三世不断取得的军事胜利给压了下去。法国人民又开始相信拿破仑家族的军事,拿破仑三世因此收获了大量的支持,其风头正盛,于是便野心勃勃地想要获得欧陆的霸权地位。普鲁士王国的迅速崛起无疑成了他称霸上的绊脚石,这已经对帝国产生了巨大。趁着普奥战争刚刚结束,普鲁士政局未稳之际,法国竟然向普鲁士索要部分领土作为此前中立态度的回报。软弱的威廉一世不想得罪法国,便回文想要从长计议,但俾斯麦可不是一个好的主,法国想要获得霸主地位,普鲁士也需要打下这个强敌来稳固自己的地位,于是他强势了法国的无理要求。这让拿破仑三世大为恼火,但苦于没有合适的借口只能作罢。

      公元1870年,在外的西班牙女王伊莎贝拉二世宣布退位,西班牙内阁思来想去也只有利奥波德亲王有这个资格继承,而他正是威廉一世的堂兄。由于保密工作做得不到位,还没等实施此事就被披露了出来,这激怒了法国人。一旦利奥波德成功上位,法国势必腹背受敌,到时候将会十分被动。威廉一世原本怕招惹麻烦,并不赞成他的堂兄上位,但俾斯麦看得更远,柳晋阳在其劝说之下,威廉一世总算改变了态度。法国人的让俾斯麦大为恼火,同时他也意识到这正是战争的绝好机会。他发出了言辞犀利埃姆斯密电,并将其公布在上,这犹如一颗重磅在法国社会里引起了轩然大波。拿破仑三世正愁没机会攻打普鲁士,机会就来了,他立刻就向普鲁士宣战。此举却正中普鲁士的下怀,因为早在此前俾斯麦就已经预感到了暴风雨的来临,并奇将军拟定好了对法战争计划,提前布置好了防御战线和进攻计划。

      尽管威廉一世有时候软弱,但他毕竟不是一个中庸之君,为了增强普鲁士的军事实力,他顶着巨大压力进行了军制。在国内实行普遍征兵制,此举遥遥领先其他列强,极大程度上增强了普鲁士士兵的战斗力。在高度和精密筹划下,至法国宣战的七月底,普鲁士已经在边境集结了近47万人的军队。而反观法国一方,当时实行的还是常备兵制度,尽管部队久经战阵,几乎打遍欧洲无敌手,但其体制却存在着缺陷。每次军队都要在临近战争时才匆促编制,这导致相互配分不默契。不仅如此,法国人在战备和战前计划上也存在着极多的漏洞,虽然法国人爱国热情高涨,但却因为介入太多的殖民战争,导致军队仅能动员22万人。箭在弦上已经不得不发,这也为后来的失败埋下了伏笔。

      按照既定的先发制人战略,法军本来应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,跨越国界向法兰克福突进,以此阻断普鲁士南北德意志之间的联系,取得战略上的优势。但由于部队的集结直到七月底才堪堪完成,这导致普鲁士有了充足的反应时间。早有准备的普鲁士火速集结军队,让法国人的先手无处施展,其军队人数足足是法军的两倍。法军的进攻没了有力战略的支撑,根本无法对普军造成实质性。兵力上的巨大悬殊也让这场战争从一开始就定下了基调,而且边境地形还对法军不利(不适合防守),看出法军虚实的普军仅在两天之后就由守转攻。

      在普鲁士大军之下,双方刚一交手,法军就伤亡惨重,不过好在主力没有受到太大的损失。在这样的形势之下,法军最明智的做法就是边打边退,将战线拉回到适合防御的地形,再从国内抽兵遣将伺机而动。正所谓希望越大失望也就越大,此前法国人民都以为这场战争取胜犹如探囊取物般轻松,可没想到却是这样的结局。盲目乐观的法国总理受下台,皇后支持的主战派上台组阁,出于自身利益的需要,皇后一方的主战派向前线部队发出命令,他们后撤。在这样的关键时刻,拿破仑三世竟然被他们给了,遂决定不顾一切地死守梅斯(洛林地区的中心城市,交通要塞),更为糟糕的是此时拿破仑三世疾病缠身,所以他只能暂时把军队指挥权下放给巴赞元帅。

      巴赞此人性格上犹豫不决,而这成了法军的匕首,他们错失了撤退的最好时机。尽管法军上下英勇作战,但还是被普鲁士人团团围住。此后,双方在色当展开了会战,法军已经是惊弓之鸟,根本无力与普军对抗,普军最终以不到一万人的代价换取了十万法军的性命,战事惨烈程度可见一斑。眼见大势已去,失魂落魄的拿破仑三世只能宣布投降,引得国内一片哗然。

      本来法国国内就有矛盾存在,只不过被拿破仑三世的胜绩压了下去。色当的惨败无疑让拿破仑三世此前的努力尽皆付诸东流,他的个人威信也荡然。战败所带来的连锁反应很快就体现了出来,投降后仅仅两天时间里,法国大资产阶级就已经坐不住了。借此良机,他们凭借手上所掌握的强大经济和军事实力悍然发动,将拿破仑三世的帝国给了。此前曾预言法军失败命运的特罗胥将军受到了大资产阶级的看重,成立了新的国防,但国内的运动正在如火如荼展开,这引起了他们的强烈恐慌,最后甚至有了与俾斯麦合作的想法。

      反观普鲁士一方,尽管法国对普鲁士已经没有了任何,但正值法国之际,也是普鲁士进逼法国获取更多利益的最佳时机,这场的战争由此开始变了性质。由于法国新国防此前的态度模棱两可,普鲁士向法国的推进大有势不可挡之势,几乎没有遇到什么有生力量的,就把巴黎给团团围住。仰仗着法国人民的爱国热枕,新国防才算又组建起了一支庞大军队,这给普鲁士造成了巨大的麻烦。如此贫困交加之际,已经被围困在梅斯整整两个月之久的巴赞再也不住,他率领17万集团军不战而降,此举对法国人而言无异于雪上加霜。的法国人民奋起,却遭到了强势,各地战事每况愈下,法国也岌岌可危。巴黎整整了四个月,法国再也顶不住压力宣布投降,签订了丧权辱国的和约,至此普法战争落下帷幕。

      经此一役,法国实力一落千丈,不仅国内政局混乱,还要为战败付出的代价——资金亏损高达200亿法郎,富庶的阿尔萨斯和洛林地区也割让给了普鲁士。这严重影响了法国经济的发展,也拖缓了工业的进程,霸权地位就此被终结。反观普鲁士,他们彻底排除了法国的干扰,成功统一了德意志,在经济上也实现了跳跃式发展,一举成为欧洲举足轻重的国家。

      

telegram官网 外贸谷歌优化